黨史知識

紅軍尊重知識分子的一段佳話 王震與張振漢“不打不相識”

信息來源:北京市人民政府   發布時間:2017-12-22   【字體: 】   

  戎馬一生的開國上將王震,幼年家貧,只讀過幾年私塾和小學,自謙為“粗人”,但他一直喜歡讀書,非常敬重、推崇知識分子。在他的眾多知識分子朋友中,張振漢是與他“不打不相識”的一位。

  1935年,王震任紅六軍團政委,張振漢是國民黨軍中將縱隊司令兼41師師長,兩人在戰場上不期而遇。張振漢帶著“王牌”41師咬著紅軍從洪湖一直跟到鄂西,放言“活捉賀龍”。然而,6月12日,他和41師卻被賀龍、王震等指揮的紅二、六軍團包圍在鄂西咸豐縣的忠堡地區,成了紅軍的俘虜。

  張振漢被押到王震跟前。他見王震年紀輕輕,一手提馬刀,一手拎駁殼槍,腰束兩顆手榴彈,猜他是個連長,便說:“連長,我想見貴長官……”站在一旁的一營營長賀慶積樂了,告訴他:這是我們的軍團政委。張振漢大驚失色。

  張振漢是保定軍校炮科畢業的高材生,是個博學多識的軍人。王震對他高看一眼,在行軍打仗間隙,經常跟他談紅軍的宗旨和信仰,談他戰敗的原因,幫助他消除不服氣、抵觸的情緒。漸漸地,兩人的關系融洽起來。王震說:“張先生,我知道你帶兵很有一套,你跟我當個觀察員如何?”張答應后,王震把他帶在身邊,時不時問這個連隊怎么樣,那個連長怎么樣,他也坦言回應。對他的意見,王震認為可行的,就立即采納。

  行軍期間,張振漢每到宿營地就拿出書來讀。某日,王震見他不說話且面有慍色,便問其故。張忿忿地說:“你的士兵太無知!”原來,有的戰士把他心愛的書撕來當手紙了。王震十分生氣,把相干人等叫到一起狠狠地批了一通,說:“太沒文化了,說不定有一天你會把馬克思的書也用來擦屁股!”于是,王震指示干部戰士都要學習文化,還專門下令:無論行軍打仗,每天必須認識3個字,月末檢查,完不成任務,戰士不能提班長,班長不能提排長,排長不能提連長。他還請張振漢教戰士識字。

  1935年8月,紅二、六軍團回師根據地休整,開辦紅軍學校,但缺少教員。王震和蕭克商量,安排張振漢擔任教員。但有人反對,說打敗仗的人怎么教打勝仗的人?王震、蕭克解釋說:軍事技術沒有階級性,不管紅軍白軍都可以用,張振漢的長處我們應該利用。張振漢擔任紅校教員后,用自己同紅軍打仗的戰例,將深奧的軍事理論闡述得通俗易懂,受到學員的歡迎。王震一有空就去聽張振漢授課,稱贊他是紅軍學校水平最高的教員。

  1935年11月,紅二、六軍團準備長征,張振漢也跟著加入了這個偉大征程。出發前,王震把一匹騾子交給他,說:“這是賀老總下令配給你的。”張振漢不禁心頭一熱,因為當時紅軍只有軍團級干部才專門配備騾馬,師團干部三四個人共用一匹騾馬馱運行李。張振漢跟隨紅軍到達陜北,不僅完成了肢體上的長征,而且完成了心靈上的長征,他從共產黨和紅軍身上看到了民族的希望。

  后來,張振漢被安排到紅軍大學任教,王震托人買了一套《二十四史》送給他。原來在長征中,紅二、六軍團進行烏蒙山回旋戰時,一次夜間急行軍,張振漢馱在騾子背上的書箱墜入深澗,其中有他最為心愛的《二十四史》,他惋惜不已。王震一直記掛在心。張振漢抱著書,激動得說不出話來。

  1937年全國抗戰爆發,國共開始第二次合作。毛澤東在棗園接見張振漢,動員他回蔣管區做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工作。于是,張振漢現身說法向國民黨高官做統戰工作,后為長沙和平解放作出了積極貢獻。

打印】 【關閉
聯系方式|網站地圖|免責聲明|隱私條款

Copyright © 2000 - 2017 華潤雙鶴藥業股份有限公司    京ICP備05060501號    技術支持:華潤集團信息管理部

3d组六六码遗漏